当切尔西失去阿布这家百年俱乐部将遭遇什么

虽然他仍然持有切尔西俱乐部,虽然他对这个俱乐部的慷慨投入,一直没有断绝,虽然他在英国还有价值超过2亿英镑的房产,但是2018年之后,因为政治原因,他只来过一趟英国,也没有去斯坦福桥球场。

阿布和他的团队,曾经极尽努力希望改造有些古旧的斯坦福桥球场,规划投入10亿英镑,这个计划在2018年搁浅。

倘若当年能执行,如今的斯坦福桥,或者新的切尔西主场,容量也会超过6万坐席,盈收能力,至少能比肩北伦敦的阿森纳和热刺,如今一切成空。

2022年3月初,当冻结禁令颁发时,切尔西俱乐部账目上的流动资金,有报道显示是1600万英镑,但切尔西每个月的薪资成本,大约是2800万英镑。

本赛季切尔西应收款项,还相对明了:媒体版权收入逐渐进入、欧冠等关联奖金也会渐次到账、赞助商虽然纷纷逃离,但本季该支付的还都会承兑。

然而禁令内容,包含斯坦福桥不能在对外发售球票——比赛日收入,这一俱乐部收入构成中第二重要的版块,瞬间坍塌。

禁令约束下,切尔西足总杯四分之一决赛和米德尔斯堡的客场,分配给客队球迷的球票,他们也不能销售。

对切尔西在后阿布时代运营最大的挑战,是斯坦福桥这座球场的条件:容量不到42000人,许多设施都跟不上时代要求,又坐落在伦敦最繁华的商业地带,扩容或者在周边选址难度极大。

有阿布财务支持背景下,俱乐部经营收入哪怕赶不上曼联等欧陆顶级豪门,压力还不是特别大,因为每个赛季的亏损,阿布都会用借贷的方式为俱乐部补血。

这19年来,补血的资金总量,或许还在外界估算的15亿英镑之上。这条血脉一旦被切断,切尔西如何保持未来竞争力?

前切尔西CEO彼得·坎尼恩在2008年规划过切尔西俱乐部在2011年能“收支平衡”,但这个俱乐部从未收支平衡过。

因为要保持在英超和欧冠的竞争力,同时因为阿布的个人财力,他们能不断去竞标最顶级的球员和最顶级的教练——19年来,阿布光解雇历任主教练所赔付的薪资,就超过了1亿英镑。

俱乐部“不可知”的财务环境,必然会迫使球员为自己未来考虑,纷纷逃离这条沉船。

主客场比赛运营成本,禁令约束不能超过50万英镑和2万英镑——这意味着主场经营,不可能让所有看台开放;而客场2万英镑,随便一场欧冠客场,切尔西只可能选乘廉价航空的经济舱……

英政府将主控切尔西的股权转让,在禁令之前,有过美国、英国、土耳其和瑞士多家国际财团参与磋商,禁令让一切谈判停摆。

潜在的买家,不可能像阿布这样,完全不计成本地去支持俱乐部竞技成绩,直接影响肯定是球队竞争力的下降。

摆在切尔西俱乐部面前的挑战,已经不是欧陆争雄、欧冠卫冕——更是维持生存。

切尔西给他带来过19年的荣耀,阿布最初收购切尔西的初心,也只是在西方世界找到一个快速融入的进入点。

这19年的一场大梦,走到了醒觉时刻。阿布可以放弃切尔西,切尔西球迷却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信仰和忠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