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国和约起草工作一开始就陷于了困境

根据莫斯科三国外长会议公报,美、苏、英、法四国副外长于1946年1月18日在伦教集会,准备五国和约。当时联合国正在伦敦举行大会。

伊朗代表团在美英支持下,正式向安理会控告苏军继续留在伊朗境内;苏联代表团实行反击,谴责英军在希腊的血腥暴行;乌克兰代表团还指责英军入侵印度尼西亚;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又跑到伦敦,攻击苏联阻挠执行关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协定。

在这样的形势下,和约起草工作一开始就陷于困境,直到规定召开和会日期(5月1日)已经逼近,仍僵持不下。在讨论对意和约草案时,涉及到前意领地的里雅斯特问题、意南边界以及意大利赔偿问题等,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。英美对于苏联起草的罗、匈、保的条约草案,也只在一些次要问题上表示同意。

法国副外长在争论时则坐在一旁,默不作声。贝尔纳斯的策略是按期召开和会,企图把未能达成协议的问题统统拿到和会上去解决,以便在会上挟持多数,孤立苏联。莫洛托夫则坚持必须先就和约草案达成协议,然后召开和会。争执结果,贝尔纳斯同意先召开在五国停战书上签字的四国外长会议,讨论有关草拟和约问题,并建议以巴黎为会议地点。事后他透露当时的打算说:“我之所以提出巴黎,是因为和会是要在那里举行。而且,因为苏联人当时正在讨好法国,我想,他们在那种场合很难否决法国全面参加我们讨论的权利。”4月25日,外长会议在巴黎举行,出席者为贝尔纳斯、莫洛托夫、贝文和皮杜尔。这次,贝尔纳斯由主张对苏“强硬”的范登堡和康纳利陪同出席。会议开始后,皮杜尔首先提出,四国代表应参加全部五国和约起草的讨论。莫洛托大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触犯法国民族自尊心,当即表示让步,同意法国不仅可参加对意和约起草工作,还可以参加对其它四个国家的和约起草的讨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